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从2012开始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老人

第一百六十一章 老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中午吃过午饭,苏白在家里睡了个午觉,等到下午两三点的时候,苏白从家里拎了半袋玉米,然后赶到了聋子家。
  
  每个村都有一个哑巴聋子或者瞎子,苏白他们村有个又聋又哑的老人,在村里专门给人炸爆米花。
  
  聋子有名字,但苏白不知道叫什么,只知道他比自己小一辈,是有字辈的。
  
  因为村里人都称其为聋子的原因,苏白也只能跟着这么叫了。
  
  除此之外,村里的哑巴跟瞎子,也都是被这样称呼。
  
  聋子跟其他人不一样,其他人没手艺,他有手艺,在这方圆十里,他的爆米花是炸的最好的。
  
  而且其他人没上过学,他也上过几年学。
  
  聋子曾经有过一个老婆,不过刚娶过来没多久便拿着他的所有钱跑了。
  
  从那之后,聋子再也没有娶过老婆。
  
  但即便日子如此不幸,他却活的很乐观,村里的孩子小时候都喜欢跟他玩。
  
  因为他是村里唯一一个闲着没事会跟他们一起做游戏的大人。
  
  没有父母亲戚,没有老婆孩子,他每天炸炸爆米花,也能养活自己。
  
  可能是因为过节的原因,苏白到了聋子家后发现并没有人前来炸爆米花。
  
  聋子看到苏白后,笑着将苏白迎进了院子,然后从里屋拿了一个月饼。
  
  苏白摇了摇头,在他院子里的黑板上写下了已经吃过了这几个字。
  
  写完后,苏白又问道:“今天没生意吗?”
  
  聋子用粉笔在黑板上写道:“有,上午来的多。”
  
  苏白点了点头,将小半袋玉米递给了聋子,写字道:“多放点糖精。”
  
  苏白对于糖的东西确实不太喜欢,爆米花也不太喜欢吃,但奶奶喜欢吃这个。
  
  苏白将炸爆米花的钱递给聋子,聋子拿过半袋玉米,开始滚炉子。
  
  随着一声爆响,爆米花四溅到袋子中,苏白拿过炸好的爆米花,然后抓了几颗放进了嘴里尝了尝。
  
  因为多加了糖精的关系,爆米花酥酥软软的,很甜。
  
  这比之前苏白带着姜寒酥在电影院吃的爆米花好吃多了。
  
  苏白伸出大拇指夸赞了声,然后提着一整袋爆米花回了家。
  
  这一袋,能吃很久了。
  
  古人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,但今晚的月亮就挺圆的。
  
  苏白搬着板凳在院子中坐下,然后拿过清理虱子用的篦子,给怀中的小黄狗清理虱子。
  
  早些年因为村里条件不好,冬天时洗一次澡要很久,因此很多人头上都难免会生出许多虱子出来。
  
  但现在人身上基本都没有了,倒是一些狗,因为没人给它洗澡的原因,又喜欢往脏的地方钻,倒是会生出来不少。
  
  一般来说给狗清理虱子都是在白天才对,因为那时候天亮,能看得清。
  
  但苏白本就是闲得无聊时看到什么做什么,并不是专门奔着这件事去的。
  
  只是刚好看到了窗户边放着的篦子,苏白便心血来潮想要给狗清理下。
  
  苏白给狗梳了梳毛,还真梳出了一些虱子。
  
  梳了一会儿,苏白拿出手机给姜寒酥发了条消息。
  
  “睡了吗?”现在已经八点多了,想必姜寒酥已经吃过晚饭睡下了。
  
  正在里屋陪母亲看电视的姜寒酥感觉到手机震了震,便对林珍说道:“妈,你看吧,我先回房睡觉了。”
  
  “今天怎么这么早?不再看会电视吗?”林珍问道。
  
  “妈,都八点了,不早了。”姜寒酥道。
  
  林珍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,确实已经八点钟了,姜寒酥今天又是洗碗又是洗衣服的,想必是真的困了。
  
  “那乖女儿你早点回去睡觉吧。”林珍道。
  
  “嗯。”姜寒酥点了点头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  
  姜寒酥脱掉自己的鞋子跟袜子,然后躺进了被窝中。
  
  秋天的夜里,已经有些冷了。
  
  她拉了拉旁边的绳子,泛黄的灯泡便失去了光芒。
  
  月光从窗外打在她的脸上,能看到她姣好的脸庞。
  
  她拿出手机,看了一眼苏白发的消息,然后回道:“刚躺下。”
  
  “洗脚了吗?”苏白问道。
  
  姜寒酥发了几个句号。
  
  “不洗脚的话,小脚会很臭的,我会不喜欢的。”苏白打字道。
  
  他边打字,脸上边挂着笑容。
  
  以前在家里觉得无聊,是因为两人相隔太远,无法一诉衷肠,也无法时刻的调戏调戏她。
  
  但有了手机就不一样了,不论是两人相隔太远,就只是手机上互相道出的两行文字,就能衍生出许多画面。
  
  这就是文字的魅力。
  
  比如此时,苏白知道,姜寒酥的小脸肯定涂上了一层胭脂。
  
  “今早刚换的新袜子,不臭。”姜寒酥打字道。
  
  苏白:“小寒酥,你知道你这句话多撩人吗?完了,我今晚要想入非非了。”
  
  月光下,姜寒酥的小脸更红了,她握着手机,打字道:“你现在在做什么?”
  
  她不想再跟苏白讨论脚的问题了,再讨论下去,她只能害羞地关上手机了。
  
  “赏月,抱狗,跟我喜欢的人聊天。”苏白道。
  
  “抱狗?”姜寒酥问道。
  
  “嗯,我奶奶养的一只小黄狗。”苏白道。
  
  姜寒酥抿了抿嘴,问道:“公的还是母的?”
  
  苏白:“……”
  
  “咳咳,那个,母的……”苏白打字道。
  
  姜寒酥不说话了。
  
  看着久不回信息的手机,苏白只能将怀中的小黄狗放下。
  
  “别生气了,那只小黄狗被我放下了。”苏白道。
  
  “我没生气。”姜寒酥道。
  
  苏白看到秒回的消息后笑了笑,问道:“10月5号两安逢会是吧?”
  
  “是。”姜寒酥点了点头。
  
  她忽然问道:“你要来吗?”
  
  “你去吗?”苏白问道。
  
  “去。”姜寒酥道。
  
  “你去的话我肯定去啊!”苏白笑道。
  
  逢会跟赶集不一样,赶集是每两天一次,而逢会这是每个镇上的大型集会,这种会每个镇一年都只有两次,比如苏白他们所在的临湖镇,到了临湖逢会的这天,村里的人不论再穷,都要让家里的孩子去赶会,去会上吃吃喝喝,好好玩耍一回。
  
  那一天镇上的节目众多,人山人海,苏白小时候每次临湖逢会的时候都是必去的。
  
  也不坐车,家里有钱的拿个十块钱,没钱的拿个三块五块,一群孩子成群结队的走着上镇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